行业新闻

三网融合通信国内外研究状况

时间:2019-08-29 17:48 作者:admin 分享到:
        三网融合通信是近年来信息化发展过程中的新现象,尚处千发展之中,远未进入成熟阶段。虽然三网融合通信引起了产业界和学术界的高度兴趣和重视,但人们对三网融合通信的研究时间还很短,相应的研究成果的积累也比较有限,主要集中在三网融合通信的内涵与实质、三网融合通信与政府规制的关系这两个方面。
1. 三网融合通信的内涵与实质。三网融合通信是一种重要的产业融合现象。Greenstein和Khanna将产业融合定义为“为了适应产业增长而发生的产业边界的收缩或者消失"[2]。最早的融合发生在20世纪初,主要是指相同的生产过程被应用到不同的产业之中的事实。Ames和Rosenberg将其定义为技术融合。[3JBresnahan和Trajtenherg则将考察重点放在了通用技术上,火车、蒸汽机和机床因能提高生产效率而成为通用技术。但是,研究这种融合主要是从一个产业对其他产业的影响出发。换言之,这种融合没有使各个相关产业的边界萎缩或者消失,也没有能够产生一些新型的融合产业。数字融合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它改变了获得数据、图像和语音三种基本信息的时间和空间方式及其成本。以数字融合为核心,电信网、计算机网和有线电视网之间的产业边界开始趋于模糊,并产生了一种新的融合产业一一互联网。
        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国外已有关于数字融合的讨论。1994年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举办了产业融合的学术论坛“冲突的世界:计算机、电信和消费电子学”。1997年6月27日在加州伯克利分校召开了题为“在数字技术与规制范式之间搭桥”的会议,对产业融合与相关的规制政策进行了讨论。这两次会议的成功举行,预示着产业融合作为一种经济现象开始得到经济学界、商界和政府部门的关注。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NicholasNegroponte早在1978年就用三个相互重叠的圆圈来描述计算、印刷和广播的技术边界,认为三个圆圈的交叉处将成为成长最快、创新最多的领域。美国哈佛大学的AnthonyOettinger和法国的Nora及Mine在80年代分别创造了Compunication和Telel­
matiqu两个新词来试图反映数字融合的发展趋势。[6]Yoffie于1997年以计算机和电话为例将融合定义为“采用数字技术后原本各自独立产品的整合”。Greenstein 和Khanna则在1997年将计算机、电信和广播电视之间的产业融合定义为:“为了适应产业增长而发生的产业边界的收缩或者消失。"1997年,欧洲委员会根据MartinBangemann和Mareeli­noOreja的提议,在绿皮书中采纳了关于电信业、媒体业和信息技术产业融合的概念。绿皮书深入分析了融合现象,将融合定义为:“产业联盟和合并、技术网络平台和市场等三个角度的融合。“绿皮书一开始就指出:“今天,数字技术的能力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提高,允许传统和新型的服务融合在共同的传播网中传输,允许用户使用一体化的终端设备进行通讯、观看电视,以及个人信息处理。融合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如果欧洲能够抓住机会,创造一个促进融合、而不是阻碍融合进程的环境,欧洲就会得到强大的动力以提升就业岗位、消费者选择和文化多样性。如果欧洲做不到这一点,或者不能很快地做到这一点,欧洲将有可能进入信息革命的羊肠小路。"在理论分析方面,Ono和Aoki的研究工作比较突出,他们千1998年构建了一个以三维坐标表示的立方体作为理论分析框架,用以阐述电信、广播等媒体信息服务融合的实质,指出从专用平台到非专用平台的转换和从低带宽要求到高带宽要求的转换基本上反映了该领域的产业融合实质与方向。
        三网融合通信也受到了中国专家学者的注意和重视。作为国内1P的积极倡导者、中科院的侯自强教授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计算机、通信和广播电视这三个原本分工明确的行业出现融合和汇聚现象。在20世纪90年代初中期,广播电视业和通信业都想发展全业务网,以简单延伸的方式进入对方领域,但并没有获得商业上的成功。1994年因特网商业化的成功,提供了一种能够将不同类型网络进行无缝连接的有效方法。随着宽带1P技术的发展,宽带1P网成为三网融合通信的结合点。"[9]中国电信的总工程师韦乐平认为可以从多种不同的角度和层面去观察和分析三网融合通信的概念,至少可以涉及技术融合、业务融合、市场融合、行业融合、终端融合、网络融合乃至行业管制和政策方面的融合等,他从分层分割的观点指出三网融合通信目前主要是高层业务应用的融合,并分析了现有的三大网走向融合时的优势和劣势,指出了三网融合通信的前景与挑战。[10]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的陈郧生认为,从长远看,三网融合通信的最终结果是产生下一代网络,但它不是现有三网的简单延伸和叠加,而应是其各自优势的有机融合,实质上是一个类似千生物界的优胜劣汰的演化过程。下一代网络将电信网、计算机网和有线电视网合并在一起,让电信与电视和数据业务结为一体,构成可以提供现有在三种网络上提供的语音、数据、视频和各种业务的新网络,它将支持在同一个高性能网络平台上运行,运行同一个协议族,不仅能满足未来语音、数据和视频的多媒体应用要求,保证服务质量,而且对这些不同性质的应用,其设计还应是优化的,网络资源的使用是高效、合理的,从而实现网络资源最大程度的共享。此外,经济学者也对三网融合通信予以了关注和研究,张磊在《产业融合与互联网管制》一书中对产业融合现象作了初步的介绍,包括产业融合的定义、实质、类型和经济后果,以及产业融合的CHESS战略等。周振华在《信息化与产业融合》一书中对产业融合的发生条件及其背景、内在推动力、产业融合拓展的可能性,以及拓展过程及其发展类型、产业融合的组织体系和创新体系等进行了初步的分析和研究。
2. 产业融合与政府规制。传统的电信网和广播电视网都受到政府严格的规制,计算机网发展的时间较短,受到的规制也较少。这些面向产业分立的规制政策为每个产业划定了清晰的产业界限,因此产业融合的发展将与传统的政府规制政策产生冲突,产业融合和政府规制的关系也就成为了专家学者关注的焦点。
        欧洲委员会关于电信业、媒体业和信息技术产业融合的绿皮书中提到了有两种关于融合的制度环境的基本见解,可以称其为“多数派观点”和“少数派观点”。
         “多数派观点”认为,传统的政府规制正在成为新产品和新服务发展的障碍。融合使所有传统服务的界限变得模糊,所有的服务可以透过所有的网络提供,不论是电信网、计算机网还是有线电视网。但是,目前大部分管理法规都是产生于融合前清晰划分的产业部门,而且重点是在国内,随着电信、传媒市场变得越来越国际化,这种管理模式将变得越来越不能适应。这种观点的支持者认为,传统的政府规制将严重影响产业融合的投资,并损害信息社会的发展前景。
        “少数派观点”认为,融合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将不会改变不同服务类型的特定性质。他们认为现存分割部门的特性将限制服务融合的范围,并进一步主张媒体业作为社会、文化和伦理价值的传播者应该独立于具体的传送技术,即无论将何种技术应用于服务的提供,传媒政策都应该积极地推动社会、文化和伦理价值的进步,这也就是说,应该有一种双重的规则,一个针对经济的层面,另一个针对服务内容,这样才能既提高效率,又保证内容质量。绿皮书强调,其目的是在全欧洲范围内,就如何在新世纪对新一代电子传媒进行调控展开讨论,这一讨论不希望得到现成的结论,但是有一个结论应该是确定无疑的,这就是,融合不会导向更多的控制,而只会走向控制的降低。
         绿皮书介绍的关千产业融合和政府规制的观点代表了西方大部分学者的观点。中国的学者也对此进行了研究,张磊在《产业融合与互联网管制》一书中对互联网管制进行了研究,提出了机构融合、放松市场准入和实施松绑网络元件管制、建立普遍服务基金制度、加快立法和形成自主知识产权等几项推进三网融合通信的措施。周振华在《信息化与产业融合》一书中分析了产业融合对政府规制提出的挑战,探讨了管制模式变革及管制政策调整问题,提出了适合融合要求的管制框架模式和管制政策的基本原则。梁丽娟在《信息技术融合对大陆、香港、台湾三地传播政策的影响》一文中探讨了融合对传播政策的影响,包括政府的角色、管制模式和竞争法律等问题。
         最有影响的学术讨论是1998年关千中国通信产业如何应对三网融合通信及国际竞争的大论争。1998年3月,《产业论坛》发表了由王小强执笔撰写的《中国电讯产业的发展战略》(以下简称《战略》)。王小强领导的课题组的资助人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和高盛公司,两家公司正是中国电信(香港)公司的全球融资协调人。王小强主张开放电讯服务的企业化和市场化经营,但把中国已经形成规模的电信基础网和有线电视基础网从经营性企业中独立出来,成为由政府控制的国家基础信息网,使之成为由具有行政性独家垄断的、“不准入"的非市场竞争领域。最后依托公共信息网中的电视技术平台,直扑电信、电视和计算机”三网结合”的产业前沿。三个月后,方宏一执笔的《再论中国电信产业的发展战略》(以下简称《再论》)发表在同一刊物上。方宏一的身份更为直接,他是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广播影视信息网络中心网络工程部主任。方宏一主张将各自为战的有线电视网连为一体,允许有线电视网经营电信业务,让有线电视与电信两网并存,最终在广电的宽带有线电视网上发展新一代计算机因特网,实现三网合一。之后,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把原论战的双方都当作了"批判"的对象。他在随后发表的《三网复合数网竞争》一文中提出三网复合、数网竞争,在长途电话、市话、无线通话、有线电视、数据传输网络和服务分立竞争的基础上,进一步开放全面的市场竞争,允许并鼓励中国有线电视办因特网、允许并鼓励中国有线电视与中国联通结盟办电信、允许并鼓励中国电信办因特网和有线电视、允许并鼓励民间自办电视节目和
“网站"竞争上网。
        这场论争受到了社会和政府的高度关注,加速了中国通信产业的改革。之后,中国通信产业逐步走上了一条由垄断到竞争的改革之路,并最终形成了电信产业由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铁通和中国卫通构成的5+I的竞争格局。但三网融合通信的发展却仍受到规制政策的制约。中国政府对电信和广电两个行业实施的政策是:"井水不犯河水。”
版权所有:融合通信:http://www.alloll.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